主页 > 湘竹评论 > >“胸有成竹”与“胸无成竹”
“胸有成竹”与“胸无成竹”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时间:2019-01-07 11:41

  人们说,松竹梅为岁寒三友。其实,松锋利的针叶,挺拔的身姿,欺冬傲雪的品格,虽觉可敬,亦不难得。梅独立风雪,凌寒而开,如冬天单衣女子,虽是风雅,更多怜人。唯有竹,一扫秋媚的余韵,在满目萧索中,自负苍翠,更见精神。

  历史上历代文人都有韵竹的闲情雅趣,留下了大量韵竹的诗词。如,唐. 李商隐《湘竹词》:“万古湘江竹,无穷奈怨何?年年长春笋,只是泪痕多!” 唐. 李贺《昌谷北园新笋.四首》(二):“斫取靑光写楚辞,赋香春粉黑离离。无情有恨何人见?露压烟啼千万枝。” 唐. 薛涛《竹离亭》:“翁郁新栽四五行,常将劲节负秋霜。为缘春笋钻墙破,不得垂阴覆玉堂。” 唐. 杜甫《栽竹》:“本因遮日种,欲似为溪移。历历羽林影,疏疏烟露姿。萧骚寒雨夜,敲鼓晩风时。故国何年到,尘冠挂一枝。”宋. 文同《咏竹》“故园修竹绕东溪,占水浸沙一万枝。我走官途休未得,此君应是怪归迟。”

  韵归韵,爱好归爱好,而真正爱竹、画竹、韵竹,一生与竹情有独钟的莫过于郑板桥了。随便搜集一下郑板桥的咏竹诗就有近二十首之多。如,“十载扬州作画师,长将赭墨代胭脂。写来竹柏无颜色,卖与东风不合时。”“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乌纱掷去不为官,囊橐萧萧两袖寒。写取一枝清痩竹,秋风江上作渔竿。”如果我们翻阅关于竹的成语,最让人耳熟能详的也莫过于“胸有成竹”。意在做事之前已有通盘的考虑。郑板桥爱竹、画竹、题竹,不是就画而画,突发灵感,不是自然界生物的一般复写,而是蕴含了深沉的感情。充分发挥能诗善画的艺术特长,把诗、画的意境结合起来,从不同的侧面体现出一个共同的思想,更具有立体的美感。如,他的《题画竹》一诗:“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 道出了自己四十年苦练画竹的技巧,“必极工而后能写意”的道理,说明了郑板桥白日挥毫,黑夜揣摩,苦心孤诣,反复磨炼的艰辛。

  凡绘画之道,皆由生而熟,然郑板桥却主张熟中有生。他说:“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胸无成竹。”“胸有成竹”,则意在笔先;“胸旡成竹”,则趣在法外。“胸无成竹”并非不要意在笔先,更非对所画之竹一无所知,而是在胸有成竹的基础上达到创作自由。胸有成竹,自然是熟,然拘泥成局,则无创新。若在熟的基础上求“生”,做到胸无成竹,就会千变万化,新意迭出,“生”就成为更高层次的“熟”了。

  由此,我们联想到绘画如做人,绘画如处事,一个人只有对生命、对生活、对知识做到由胸有成竹到胸无成竹,自然达到熟能生巧、运用自如的崇高境界。就能做成事,做好亊,成大事,做到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