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湘竹评论 > >天津小洋楼之林修竹旧宅
天津小洋楼之林修竹旧宅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时间:2019-04-15 18:21

  常德道38号特点:三层砖木结构洋楼。楼下窗前有大平台,一进门的门厅,楼梯靠右为客厅,左为餐厅,正对着一间为书斋,书斋名“澄怀阁”。二、三楼均为卧室,另设有书房。三楼顶为水泥平顶,是个大平台。洋楼带地下室,包括锅炉房、储藏室以及采暖用暖气。有前后院,前院有门房;后院有平房,为佣人住。前后院种有海棠树、梨树以及其他的花草树木。现为和平区第四幼儿园使用。

  1938年,在大连居住了十年的林修竹终于携带一家老小北上天津。在那个动荡的岁月里,似乎只有居住在天津的租界地,才能维持相对的安宁。他与那些北洋时期的下野老友一样,选择了“最安全”的英租界。从那时起,科伦坡道(今常德道)上又多了一所小楼,楼里有一间“澄怀阁”书斋,楼主人是一个喜欢吟诗作画的山东秀才。

  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63岁的林修竹真正地享受起了世外桃源式的生活。他在自己的书斋中吟诗作画,他把自己和老友们的诗词摘抄辑录。朋友们都很尊敬他,因为他是清末科举的最后一批秀才,但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古板的人,看到时髦女郎烫卷发,他还禁不住要写首词调侃一下,“谁家女郎,西洋束装。卷毛且喜新烫,满头花露香”。如果人生就在这样的悠闲恬静中度过,又何尝不是一场乐事?

  可是这一年,陪伴他大半生的妻子却因病去世。林修竹借诗抒怀,以《忆京娘》为题写下了近百首诗作。恍惚中,他又记起自己留学日本时,妻子含辛茹苦侍奉公婆、抚养幼子;他还想起自己在黄河岸边指挥抢险时,爱妻手持提篮到大堤上送饭的场景……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林修竹(1884—1948) 字茂泉。山东掖县(今莱州市)东南隅村人。实业教育家。林修竹少时勤奋好学,17岁考中秀才第一名。1902年,被清政府选派赴日本高等工业学校学习。1911年学成归国,历任山东省高等学校教务长、省长公署教育科主稿兼实业科主稿、黄河河务局局长、国家教育部次长等职,著有《澄怀阁诗集》《茂泉实业文集》《历代治黄史》《山东省各县风土调查录》等。

  山东掖县,林修竹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他的父亲名叫林再洪,在家乡办了一所私塾,林修竹就是在家塾中完成了最初的学业。林修竹17岁那年,他考中了秀才第一名。不久,清政府废除科举,选派优秀人才出国留学。1902年,林修竹被派往日本学习。据林修竹后人回忆,林修竹赴日后,先在巢鸭村宏文学院学习基础学科及日语,后考入东京高等工业学校(东京工业大学)。他勤奋学习,连续取得优异的学习成绩,获得该校校长颁发的精勤奖三次,按年递进,获铜牌、银牌、金牌各一枚。

  在日本留学8年后,林修竹意气风发地踏上了归国之路。一回到家乡,就被人举荐到山东高等学校任教务长,后转任山东省实业兼专门科长。不久又迁任山东教育司科长、省长公署教育科主稿兼实业科主稿。这期间山东省教育和实业方面的规划,都出自林修竹之手。

  二十世纪初,山东省的实业教育基础非常薄弱。林修竹主持此项工作后,迅速扩建了法政、商业、工业、农业、医学、矿业等6处专门学校。至此,山东省内的中学毕业生可以在本省深造,不必再远赴外省就读。这些实业专门学校的毕业生后来多成为山东省创业的栋梁之才。

  在此期间,林修竹还主办过山东省第一次物品展览会。他参照日本明治博览会的规章,征集的展品十分丰富,陈列井然,为中外人士所注重。他亲手编写的山东省第一次物品展览会报告书共数百万字,分门别类,纲举目张,为中国有展览会以来所仅见。

  青年林修竹结合山东省的实际,积极主张创设纱厂。他认为此举既可振兴本省棉业,又可解决许多工人就业,还可舶来纱布。当时潘馨航(潘复)正倡办鲁丰纱厂,林修竹亲自参与规划设计。

  1924年冬,林修竹奉命任山东河务局局长兼山东运河工程局总办,他一生中最辉煌的时代即将拉开序幕。

  当时的黄河河防年久失修,经费无着,而林修竹首先要面临解决的问题就是在物资缺失的条件下修筑河堤,为防御大汛作好准备。

  1925年,黄河河水暴涨,山东境内李升屯、黄花寺两处决口。已届不惑之年的林修竹看到灾民,痛心疾首,他向灾民做出保证:“无论时局如何,在来年(1926年)春汛以前,我必定以绅民资格完全负责将两处工程堵住合拢”。为筹集经费,林修竹可谓费尽心机。这一年,他带领着受灾的8县代表谒见山东省督办兼省长张宗昌,陈述利害。张宗昌见他陈述有理,便答应豁免8县税收作为李黄大工堵口经费。在工程造价低,缺少资金原料的条件下,林修竹率先提出自己不支取分文薪水,各级官员纷纷响应,纯尽义务。1926年4月,两处工程同时完工,费时之短,用款之少,堪称治黄史上的特例。1927年,山东黄河三游波平浪静,沿河人民为感谢林修竹治河之功,在洛口、李升屯、黄花寺等处建立10余座石碑。

  对林修竹而言,在山东治理黄河的这些年,虽然工作艰苦,时常处于危险之中,但却使他实现了个人的人生理想。在督领施工之余,林修竹常常要犯“书生气”,与好友谈诗论文。而他也常常感慨:“读书为政,无非欲留遗爱于地方。余今服务桑柞十余年如一日,所堪自信者,无一事不为民,无一时不念民。个人之期望已达,平生之志愿已足。吾将早日退休,他日见访,愿以诗稿相投,弗再以时事相谈耶”。

  1927年秋,潘复组阁,特举荐林修竹为教育次长。后因政局变化,潘复内阁解体,林修竹离职再未从政。

  林修竹晚年先在大连生活,直到1938年才到天津居住。他深居简出,以教育儿孙、吟诗作画为乐。林修竹热爱读书,虽从政于教育及实业,但在文学上也有很深的造诣。他喜爱戏剧,擅长诗词,工于书法,精于丹青,堪称通才。他所绘的山水、花鸟、人物,笔意古雅,独具一格。晚年的部分创作已收入《澄怀阁诗集》流传于世。林修竹在生命最后一两年间,还创作了《咏梅》诗百首,从不同角度赞美了梅花的高风亮节,独具新意而不落俗套。

  在林修竹孙辈的回忆中,他身材魁梧,面容慈祥,秉性耿直,作风清廉,言行一致,讲究务实。林修竹告诫子孙:“为人在世不论读书做事,一要勤奋,二要认真,绝不可懒散马虎。”他还说:“人的一生不可虚度,务必要学会一两门本事,才能为国为民有所贡献。”林修竹十分崇尚道德和品行修养。他一生喜爱戏剧,熟悉历史。儿孙辈常绕于膝下聆听林修竹讲述戏剧中古今轶事和忠正奸邪的故事。他嫉恶如仇、爱憎分明的态度深深感染着子孙。

  有资料表述,林修竹晚年曾是潘复公馆聚会的常客,这种说法在时间上值得推敲。根据林修竹后人回忆,林修竹与潘复年龄相仿,同为山东老乡,潘复组阁时又力邀林修竹担任教育次长,说明潘复与林修竹交情不浅。但潘复来天津寓居年代较早,其内阁解散后大约1928年即来到天津,“潘公馆”的聚会也大多是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但林修竹此时还居住在大连。潘复于1936年病逝于北京,此前已经不常住天津了,而林修竹在潘复病逝两年后的1938年才“姗姗来迟”。因此,林修竹“经常”出现在“潘公馆”的聚会上的说法并不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