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湘竹评论 > >重读“故乡”
重读“故乡”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时间:2019-01-22 06:56

  80多年前,我国有两位出生在湘西的文化大师,他们用同一种书信体裁,写了两本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巨大影响的作品。一本是著名教育家、作家、辞书家,我国《辞海》第一版主编舒新城先生所撰的《故乡》;一本是著名作家、物质文化专家沈从文先生的《湘行书简》。这两位大师同是湖南湘西人,舒新城为溆浦人,沈从文为凤凰人。当时一个在上海已是大名鼎鼎的教育家,一个在北京是刚刚崭露头角的作家。两位大家的故乡直线距离就一百来公里,同属武陵山和雪峰山区域,他们共浴这一区域伟大而深厚的历史文化,从湘西走向京沪,走向世界。

  这两部作品,一个描述了从上海回溆浦的情景,一个描述了从北京回凤凰的见闻,并且都于其中灌注了丰沛的感情。他们久别故乡,近乡情更浓,感念故乡的山川草木,物是人非,情不自禁,分别摊开纸墨,向各自的爱人和亲友倾诉游子之情,离人之意,留下了千古名篇。

  舒新城先生的《故乡》是他在二十年(1931)十月,闻听父亲在溆浦生病的消息后,从上海起程,于途中给揖君写的信,后经整理而成,定名为《故乡》。那时,舒新城先生正担任上海中华书局编辑所长。沈从文的《湘行书简》是在二十三年(1934)一月九日得知母亲病危,匆忙从北京起程,抵近故乡沅水流域,一派美丽的自然景色和萧索残败的村落,促动沈从文的灵魂,他满怀深情地将沿途所见所闻用写信的方式记述下来,寄给新婚妻子张兆和,以释念想,后来这些信件经整理定名为《湘行书简》。

  虽然舒先生的《故乡》要早于沈从文先生的《湘行书简》,但从两位文化大师行文走笔看,我们发现真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妙者就在于他们既是本土原住民,又是接受过现代思想浸润并成为文化先锋的人。他们对乡村的描写能够进得去出得来。正像朱自清先生读完舒新城先生的《故乡》后所说:“这种内地描写,哪样人动手好呢?生长在本地的人,情形最熟悉,可是眼界小,缺乏参考比较的资料,怕说不出什么来。他们只生活在一种环境里,没有别种亲切的体验;如鱼相忘于江湖,虽有苦乐,却觉得都是自然的,不生什么疑问。旅行人呢?又苦于情形太不熟悉,居留期也不多长;他们所得的,常是片段的浮浅的经验,说出来没有多少分量。”所以,他认为能写出《故乡》的人,一定要有长期生活在底层(农村)的经历,同时也要有生活在上层的高度,否则是写不出来的。舒新城先生自己也说:此书所述,虽然是以我父亲为中心的家庭琐细与当时耳闻目见的社会断片,大概是现在中国农村家庭与农村社会的普遍现象,则此亦可视为“”之部分的真实义料。

  舒新城先生的故乡湖南溆浦,是一个历史悠久、风光秀丽的古老县城,是两千多年前屈原流放时作《楚辞》的地方。这里丰产丰富,人文荟萃,自明清以来,曾经出现一大批在中国文化军事教育史上赫赫有名的重要人物,如明南阳知府邓少谷,清代著名地理学家、经世学派先驱严如熤,抗英名将“定海三总兵”之一的郑国鸿,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向警予,《辞海》之父舒新城,历史、考古学家向达,国际经贸学家武堉干等一大批蜚声中外的文化名人。沈从文在《沅水上游几个县份》中说:“溆浦地方在湘西文化水准特别高,读书人特别多,不靠洪江的商务,却靠一片田地,一片果园——蔗糖和橘子园的出产,此外便是几个热心地方教育的人。女子教育的基础,是个姓向的女子做成的(即十年前在党中作妇女运动被杀的向警予,‘五四’时工运文章最有声色的蔡和森的夫人)。史学家向达,经济学家武堉干,出版家舒新城,同是溆浦人”。

  2016年岁末,正值舒新城先生主编的《辞海》第一版面世80周年之际,习总致信祝贺。习主席着重评价了《辞海》精神,他在信中指出,《辞海》和《大辞海》全面反映了人类文明优秀成果,系统展现了中华文明的丰硕成就,为丰富人民精神世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作出了积极贡献。习主席对《辞海》精神极高的评价,我们作为《辞海》首任主编舒新城故乡的人民感到极大的振奋。为此我们决定积极响应。雪峰山文化研究会溆浦分会,将对溆浦历史文化名人的生平,著作、论述等文史资料进行收集整理,并将陆续公开发行。

  《故乡》一书就是我们研究会所出的第一部本土历史文化范畴的著作。今后我们将把溆浦历史文化名人著作和重要历史典籍不断推荐给广大读者,用我们先人丰厚的文化创造和精神积淀,提升我们的文化软实力,促进溆浦文化事业发展,促进文化与旅游深度融合,为地方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作出应用的贡献。